关灯
护眼
    司落樱体内的火凤始祖精元,像是火焰一般炽热,烧得司落樱身上的血液全都沸腾起来。

    她的容貌开始出现妖化特征,赤红双眼与额头上火红妖纹十分醒目,手中的轩辕剑上面,也燃烧起熊熊火焰。

    张天华与司落樱刚开始交手之时,轩辕剑斩在他的身上,只是不痛不痒的如同挠痒痒。

    可如今,轩辕剑每斩到他身上一下,便会出现细小的伤口,并伴有灼热感,令他不敢再大意,全神贯注的与司落樱战在一处。

    激烈恐怖的战斗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真神修为的张天华额上,渗出了些许的冷汗,而反观司落樱好似一头无所畏惧的猛兽一般,不知疲倦,越战越勇。

    张天华的心头,终于涌现出一丝担忧,于是他大喝一声:“魔神奥义之迷雾沼泽。”

    当年,东夷大魔神十分看好自己的独生女巴罗波儿,觉得她心性坚毅,修行资质高,便将自己的这个拿手绝学教给了巴罗波儿。

    十年前,妖魔两族围攻昆仑墟,巴罗波儿曾经就使出过这一招,将虚日真人与红霞真人都困在了里面,当时若不是玉羽仙人及时出现,劈出一剑,后果不堪想象。

    如今,妖道人张天华施展的迷雾沼泽,仿若天空忽然起的大雾,很快就变得浓郁如墨,其内还劈出道道黑色闪电,并弥漫出的仿若焚烧秸秆一般呛鼻子的味道儿,呛得众人不停咳嗽打喷嚏,纷纷朝四周退散。

    司落樱一下子就被包裹在迷雾沼泽之中不见了踪影,木寒水与祝清流也先后冲进迷雾沼泽之中,躲避在外的人,很快就听到迷雾沼泽的中心处,传出异常恐怖的打斗声音,凌厉剑气就像是白色闪电一般,不断的从浓郁迷雾当中冲出,飞向天际。

    迷雾沼泽散发出恐怖的血腥味儿,还有腐败气息,下方周围观战的人,又开始出现中毒迹象。

    秋婧宸与凤朝歌兄妹商量了一下,让大部分人撤退到青州城内去,他们和侯家庄的一些人,于城门口抵挡迷雾沼泽朝着城内扩散。

    小侯子一脸担心的盯着迷雾沼泽,凤朝歌提醒他不要冲动,莫要再意气用事的跑进迷雾沼泽里面,那只会给司落樱添乱。

    方才小侯子一时愤恨难平,火大的冲向了张天华,结果腿部被死气黑丝击中,吸走精气,致使肌肉萎缩,现在弄得他一瘸一拐的。

    不过好在他以后修为提高时,腿部萎缩的肌肉还可以修复。

    小侯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道他不会再冲动的干蠢事儿,但是,他实在是担心司落樱三人。

    凤朝云抬头望了一眼仿若一座城池的迷雾沼泽:“那也不能进去。我当年,可是亲眼见过这秘术的厉害,索隐级别的修士困在里面一百个,都别想出来。而且这个迷雾沼泽,与当年相较,不知胜过多少倍。”

    此话一出,小侯子等人越加担心,只有秋婧宸云淡风轻的道了一句:“我相信那丫头能行。”

    司落樱真的很行,她被困在充满死气之毒的迷雾沼泽,与张天华激战数十回合,不分胜负。

    祝清流与木寒水在迷雾内寻到她的时候,司落樱与张天华交战正酣,二人急忙上前帮忙。

    司落樱有了木寒水祝清流相助,如虎添翼,越战越勇,开始渐渐压制张天华。

    然而张天华也不是白给的,在司落樱一剑刺到他胸前时,猛的大喝一声,迷雾沼泽内忽然涌出数以千计的死气恶鬼,扑向司落樱三人。

    三人一下子被死气恶鬼打乱了脚步,张天华趁机双手一挥,射出万千道死气黑丝,刺向三人。

    司落樱三人背靠背释放剑气,不断斩杀扑向他们的死气恶鬼,还有漫天密如雨丝的死气黑丝。

    漫天的樱花剑气,与木寒水的苍木剑气,以及祝清流万丈青丝剑气,在浓郁的迷雾沼泽之中不断爆破,响声惊天动地。

    而好似从地狱涌出的死气恶鬼,层出不穷,无穷无尽,仿若没有尽头一般,发出一阵阵好似鬼哭狼嚎的声音,前仆后继的不断扑向司落樱三人。

    司落樱三人招架不住,不断被逼退,眼看着就要被死气恶鬼撕成碎片,张天华趁三人气势被死气恶鬼压在之机,扑到三人面前,出掌将三人击飞。

    三人朝三个不同方向飞了出去,妖道人张天华朝司落樱露出一个诡异笑容:“善若上神和祝清流如此在乎你,不知道,你在不在乎他们两个?而在他们两个当中,你更在乎谁?”

    妖道人张天华说完,双手射出丝丝缕缕的死气细丝,将祝清流与木寒水缠住。

    司落樱大叫一声“不要”,一剑劈向张天华。

    张天华立刻朝上高高飞起,提着木寒水与祝清流向上而去,眼见数十条死气细丝全都翘起头,分别刺向木寒水与祝清流的身体。

    司落樱再次大叫一声“不要”,换来的只是妖道人张天华的狞笑,她看向木寒水,却冲向了祝清流,手中轩辕剑,斩断缠在祝清流身上的死气细丝,再冲向木寒水的时候,已经晚了。

    数以百计的死气细丝,刺在木寒水的身上,司落樱发疯一般冲向木寒水,手中的轩辕剑更是直接抛飞出去,斩断刺在木寒水身上的死气细丝。

    木寒水从空中坠落,掉进司落樱的怀中,司落樱看着木寒水布满打神鞭青色伤痕的身上,又密密麻麻出现无数细小的黑洞,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对不起。”

    “我爱你。”

    “我会陪你一起死。”

    木寒水听到司落樱说这句话,脸上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抬手拂过司落樱流泪的脸颊,然后无力的垂下。

    司落樱发出受伤猛兽一般的痛苦嘶吼,然后将木寒水丢给祝清流,提着轩辕剑,冲向张天华。

    司落樱额间的妖纹变得越加妖艳,双眼也从赤红变成了紫色,手中轩辕剑,刺向张天华的腹部。

    张天华嗤笑着说了一句“花里胡哨”,竟然直接伸掌,拍向轩辕剑。

    威力惊人的轩辕剑,刺在张天华的手掌之上,登时产生恐怖气浪,吹得张天华衣衫猎猎,黑发乱飞。

    张天华乃是真神级别,完全不将司落樱看在眼中,觉得自己这一掌,定能见轩辕剑拍断,将司落樱拍飞。

    但是,轩辕剑没有断,只是裂了几道纹。司落樱也没有被拍飞出去,在她的身后,出现一条水桶粗细的蓝紫色巨蟒。

    司落樱体内的妖神之力终于觉醒了,她手中裂纹的轩辕剑,不断砍向张天华,身后的蓝紫色巨蟒,张着血盆大口,咬向张天华的脑袋。

    张天华先是有些懵逼,但是很快他就哈哈大笑:“丫头,原来你就是转世妖神。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待本神吸干你的精气,便能与日月同辉,天地共存了。”

    妖神之力觉醒的司落樱,几剑就将迷雾沼泽劈散,张天华也从腰间抽出佩剑,大喝一声:“金剑术??万剑穿心。”

    数以万计的利剑剑气,萦绕着丝丝缕缕魔族黑色死气,仿若暴雨一般,击向司落樱。

    司落樱身后就是青州城,她不能闪避,同样大喝一声:“洛英剑法第八式??百花齐放。”

    万千绯色樱花剑气,在空中齐齐绽放,张天华道了一句“雕虫小技”,再次射出万千死气黑线,将漫天盛开的樱花剑气击碎。

    司落樱提着剑,穿过碎裂成一片片花瓣儿的剑气,举剑刺向张天华的心窝。

    张天华脸露得意鄙夷笑容,抬手一掌,拍向轩辕剑。

    裂了数条纹路的轩辕剑应声而碎,张天华哈哈大笑,但忽见颈出绯色光芒一闪,便下意识的左手拍出一掌。

    “砰”的一声,司落樱手中的洛英神剑被拍飞了出去,冒出一头冷汗的张天华松了一口气,而司落樱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洛英剑法第九式??枯树开花。”

    司落樱在这一刻,领悟洛英剑法的最后一式,她左手捏着的樱花华钗光芒一闪,从中飞出一把斧头,司落樱一把抓在手上,灌入大量的妖神神力。

    注满神力的盘古斧,发出太阳一般金灿灿的光芒,晃得张天华微微一闭眼,下一秒,盘古斧就重重的劈在了张天华的头上。

    金光大作,张天华的额头的樱花剑气向下,向四肢延展,仿若开出了一树的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