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说的没错,皇上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制裁明家,顶多会给点教训,但改变不了根本。”

    明殊在边关镇守了二十年,这么多年的时间足够编制他庞大的情报网。

    皇上在这二十年内也没少派监察使臣过去,可最后都会变成明家的人。

    宫中有明贵妃助阵,边关有二十万阎魔军,朝中有明丞相,这明殊为所欲为的根本。

    现在只下去了一个明丞相,但朝中的还有明殊自己,还是没有办法改变。

    只有明殊跟明贵妃倒了,明家才能彻底完蛋。

    南门映杳眨了下眼睛,眼泪也悄无声息的消退不见。

    “白锦,今晚我的确利用了你,我也的确想跟你达成共识,一起对付明家,这些天我也调查过,整个凤吟城只有你跟明家是不对付的,我想我们能够合作。”

    “好,我答应你。”白锦伸出手,“但我也会看着你,我们的目的只有明家,而不是整个凤吟。”

    “本格格对你们凤吟也没兴趣,我喜欢的是我们北沧的草原,不是你们这连马都不能骑的街道。”南门映杳拍了下白锦的手。

    二人也正式达成了共识。

    马车也停在了格格府的大门前,南门映杳刚想下车,就听见重光严肃的说道:“格格别动,有人。”

    白锦与南门映杳愣了下,纷纷严阵以待。

    “无愿!”重光大喊了声。

    以往都会回应的无愿竟是毫无反应,重光抽出腰间的佩剑,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接近大门。

    白锦皱了皱眉,“双辰立言!”

    “属下在。”

    双辰立言从格格府内跳出来,手中拎着的正是已经昏迷的无愿。

    “无愿,这发生什么事情了?”重光问道。

    双辰并为回答,直到白锦说了一声,这才开口。

    “郡主命我们守在格格府,推测到格格今晚中毒的事情有蹊跷,果然,我们刚到这里的时候就遇到了刺客,幸好暗影过来,否则我们没办法这么快脱身,这个兄弟一直死守着大门,后来实在坚持不住,这才晕了过去。”

    白锦上前查看无愿的伤势,确认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她发现,这个无愿似乎还有陈年旧伤,体内竟还有伽蓝毒!

    “无愿也是被明家残害到家破人亡,逃离到我们北沧的地盘被重光捡到,这才活到了现在,他这一次跟们过来,就是为了给自己报仇。”

    南门映杳看着白锦惊讶的神色,便解释道。

    白金心中了然,看来自己猜的没错,这个无愿的确是凤吟的子民。

    只是他的身世究竟是如何?

    “他的身世,方便告诉我么?”白锦说道。

    南门映杳摇摇头,“不方便,如果想知道,等他醒了以后再说吧,你要问他才行。”

    白锦理解,也就没有追问。

    “他的伤并没有大碍,只是要好好修养,这段日子都不要出来了,刺客的事情我会查清楚然后告诉你。”

    “好,这件事情就不必惊动皇上了,反正惊动了也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南门映杳坐在椅子上,看了眼一边的双辰立言,“还没感谢你们救了无愿。”

    “都是暗影来的及时,我们到的时候人已经被救下来了,不必多谢。”双辰说道。

    提到暗影,白锦才想起来还在屏风后面的君衍,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映杳,我府上还有事,先不跟你说了。”

    说完白锦便匆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