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持枪男子面具下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冷了下来:“此乃组织机密,无可奉告。”

  顾北川闻言,顿时嗤笑一声:“我都要加入你们了,你们却连自己是谁都不愿告知。这叫我如何能相信,你们能让我封侯拜相?”

  “我是真心投诚,希望阁下也能拿出些许诚意来。”

  持枪男子闻言,脸色稍稍缓和,却依旧摇头:“此乃绝密,除非你跟我回到组织,否则绝无可能告知。”

  顾北川闻言顿时沉默,沉吟良久后才道:“我也不想为难前辈,只是要我投诚,总得知道是为谁卖命,是为何卖命,前辈以为呢?”

  持枪男子闻言,沉默良久。

  就在顾北川以为他要拒绝回答时,低沉的声音却再度从面具下传来:“我只能告诉你,我们在做一件大事!”

  “一旦事成,你我皆是从龙之臣,届时封侯拜将,岂不是唾手可得?”

  从龙之臣?

  是这人不会用成语,胡言乱语?还是真有此事?

  他们想造大乾的反不成?

  见顾北川皱眉沉思,持枪男子也没了耐心,吼道:“哪来那么多问题,就一句话,降是不降?”

  话音刚落,其长枪枪尖便是一转,对准了顾北川。

  霎时间,顾北川只觉被一头凶兽盯上一般,毛骨悚然。

  很显然,这种时候,他只要说错一句话,就将迎来对方的雷霆一击!

  “我加入!”

  顾北川话音落下,李继等人脸色大变,顾北川乃是他们一行人中的主要战力。

  若是和他们一起反抗,无人联手之下,哪怕不敌,也能有些许反抗之力。

  可现在,若是顾北川降了对方,他们四人面对一个真气境战力的持枪男子和一个内力境巅峰战力的顾北川,无异于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

  左龙左虎和李继三人倒还好,本就有了赴死的觉悟。

  只是项芷柔乃镇北王独女,朝廷亲自册封的安阳郡主。若是死了,只怕整个大乾都要经历一场风波。

  左龙左虎李继三人互相对视一样,默契地将项芷柔围了起来,同时警惕地看向顾北川。

  看见他们警惕的目光,持枪男子持枪的手微微放松。都这般模样了,应当不是演的。

  唰!

  然而,就在他放松心神的瞬间。

  一抹绚丽刀光如同长虹般,眨眼而至!

  快!

  难以想象的快刀!

  乃是顾北川迄今为止,在生死危机压力下,突破以往极限,斩出的最快一刀!

  这一刀直指持枪男子项上人头,刀锋上的锋锐之气,让他汗毛倒耸!

  他想过顾北川是诈降,所以心中一直都有所警惕。

  但是却万万没想到,顾北川竟还有余力能斩出第十刀!

  要知道,昔年鬼刀加入的时候。

  首领就曾言其武道天资不凡,若是假以时日,怕是罡气有望。

  可即便如此,鬼刀也不过是能连续斩出七刀!

  相比之下,顾北川却能斩出十刀!

  而且每一刀的刀势互相叠加,到了第十刀,那股呼啸而来的气势,已然如同排山倒海般,叫人喘不过气来!

  吼!

  持枪男子握紧手中长枪,横在胸前,激发出属于自己的一丝武道神韵。

  这一刻,隐隐约约之间,顾北川好似看见,持枪男子头顶有一蛟龙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