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没事,你带着青松回去吧。”沈青萝神色恹恹,小竹见状便扶她回屋休息。

    之后才送杨采莲和沈青松出门。

    “你们夫人命运坎坷,今后还劳烦你好生照顾她。”杨采莲叮嘱道。

    “放心,我定当尽全力看护好她和公子的孩子。”

    等送二人走远,小竹才摇摇头。

    昔日他对她上心,她爱理不理,如今他为她舍命,她倒开始魂牵梦萦,这情情爱爱当真是世间磨人的事。

    十日后,出征大军回朝,此战一举攻破黎国,诛灭叛贼陆迁,萧衍获封护国大将军,宁国上下举国同庆,李钰特命人打造千盏孔明灯,祈祷宁国国运顺遂。

    赶上中秋月圆,一盏盏灯火升空,照亮了半边天,沈青萝伫立在莲池旁,仰头望月。

    “夫人,天凉了,当心身子。”小竹拿了件斗篷过来为她披上。

    “丞相一家和小少爷都到了,我们该过去了。”小竹催促着,这宴会是宁延之促成的,特意提议在苏宅举行,为的就是给苏宅添点人气。

    苏渊出事后,宁延之曾来过两次,每次都觉得这里太过冷清,而沈青萝始终面色冷淡,仿佛丢了魂魄,因此才叫了人过来暖宅。

    “走吧。”沈青萝将手搭在小竹过来搀扶的手上,与她一同朝前院去。

    宴客堂内,宁延之见沈青萝形容憔悴,不平道:“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当初该拼尽全力带你离开。”

    沈青萝摇摇头,“入宴吧。”

    过往的事已经过去了,再提又有何意义,若是能重来,以她的性子当初还是会选择逃离。更何况即便不逃,陆迁也会主动找上门来。

    席间众人谈笑皆欢,尤其是杨采莲格外谈得来,沈青萝知晓她是为了缓解这宴席上的氛围,想让她高兴些,偶尔在她询问间也会应和两句。

    “呦,正赶上好时候。”门口一人走进来,正是萧衍。

    “值此佳节,将军不再府中陪夫人,怎么会跑到这来?”宁延之不解道。

    “来送东西。”萧衍将一个包裹放到沈青萝面前,“回来时路过绥城,碰上一位说书的李先生,这是那位李先生和他夫人为沈姑娘准备的。”

    是李昭和陶夭。

    沈青萝打开包裹,里面是几样绥城的小吃,以前在绥城时,苏渊曾带她去吃过。

    “阿姐,我想尝一尝。”沈青松盯着那糕点问。

    “是父母亲家乡的小吃,吃吧,丞相和夫人还有萧将军不如一起。”沈青萝让小竹将糕点一一分发下去。

    萧衍接过糕点,神秘兮兮道:“我这次回来还给你带了惊喜。”

    “是什么?”沈青萝已心如死灰,早已不期待什么惊喜了。

    “晚一点你会知道。”萧衍卖了个关子,沈青萝并未在意,反倒有些困乏。

    到了半夜,一行人各自散去,小竹伺候沈青萝沐浴后也退了下去。

    皎洁的月光透过纱窗照在地上,落了一片银灰,沈青萝却怎么都睡不着,索性披衣起身,独自站在那片莲池前。

    荷花已落,池子因疏于打理而有些颓然,她伫立在池边仰头望月。

    也不知伫立了多久,方一转身,瞧见身后站着一个人影,沈青萝被吓了后退一步,待看清来人时,嘟囔道:“因思入梦,我大抵是想你了。”

    她上前一步,摸向他的脸颊,是热的。在梦里太久了,她已分不清究竟什么才是真实。

    来人上前一步,将她拥进怀里,“是我,我回来了。”

    沈青萝一怔,仰头看向他,摸向他的脖颈,感受到他的生息,“真的是你?”

    “是我,我回来找你了。”

    苏渊捉住她的手指轻吻。

    沈青萝倏地将手抽回,“你没死?”

    “没死。”

    这句话让她清醒了不少。

    “既如此为何不提前告诉我?”

    “虽没死,却昏睡了将近半个月,苏醒后又上了战场,大获全胜后才随萧衍的大军一道回来。”

    沈青萝怔怔地望着他,一时间百感交集,本有千言万语要同他说,如今却什么都说不住,只呆呆看着他。

    苏渊抱着她,抱得紧紧的,失而复得,弥足珍贵。

    “为什么不给我来封信,叫我担忧这么久。”她嘟囔道。

    “怪我。”他只是想给她一个惊喜,想到这,苏渊又想起另一件事:“你当日那句话是不是真的?”

    “哪句?”

    “说爱我的那句。”

    “你认为是假的?”她脱离他的怀抱,仰头看向他。

    苏渊已从她的眼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重新将她揽回到怀里。

    “我看到了,是真的,我很开心。”

    苏渊沉吟片刻,才继续道:“我们虽然以仇恨开始,现在,该和解了,以后好好过下去吧。”

    沈青萝点点头。

    “他乖不乖?”他手覆在她的腹部。

    沈青萝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若是不回来,等将来他出世,我就告诉他,他爹是个负心汉。”

    苏渊在她的唇边落下一个吻,在她耳侧道:“我从没打算负你,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沈青萝脸上终于露出微笑,好像他回来后,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唯有此刻,方为新生。

    “苏渊,我爱你。”

    “我现在知道了。”

    耳边的声音顿了顿,随后又道:“希望之后,你还会记得现在的心情,像现在这样爱我。”

    沈青萝还没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恍惚中,看到一行字:恭喜你,故事到此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