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天,海蓝又再次带小鱿鱼去了医院。

    本来昨天两瓶水挂下去小鱿鱼已经退烧了,但凌晨的时候突然又再烧了起来。

    她只能重新去了一趟医院。

    这次医生安排给他抽了血。

    在等待结果时,海蓝就抱着小鱿鱼坐在外面的椅子上。

    周围的人自然还是来往不断。

    但基本都是父母两人,有的甚至一家好几口人都到场,只有海蓝一个人抱着孩子坐在那里。

    然后,她突然有些后悔——或许自己不应该一时冲动带着孩子到这里来。

    如果在姜城的话,至少还有时渺他们照应。

    自己现在也不至于这么孤独。

    小鱿鱼刚才抽了血,此时已经在她怀中睡了过去。

    因为没有床位,海蓝只能一直抱着他。

    好在最后的抽血结果并没有什么问题,医生又重新给他开了药。

    海蓝抱着小鱿鱼回家的时候,她父亲的电话突然过来了。

    「父亲。」海蓝单手抱着孩子,一边接起电话。

    「你还在X城?」

    「嗯。」

    「尤生还没回去?」

    「他……应该就要回来了吧?这两天。」

    那边的人沉默下来。

    海蓝抿了抿嘴唇后,又说道,「我在这边挺好的,您不用担心。」

    「我担心什么?」那边的人却是冷笑了一声,再说道,「你过的好是应该的,过的不好,那也是你自找的。」

    「我当初就不同意你跟他在一起,如今你一个人拖着孩子,就算成寡妇,那也是你自己选的。」

    海蓝不说话了。

    正好司机已经将车停下,海蓝正准备直接挂断电话下车的时候,他却又说道,「这次的事情,尤生跟你说了吗?」

    海蓝停住动作,「什么事?」

    「自然是他到这边来的原因。」

    海蓝皱起眉头。

    她的沉默倒是给了她父亲答案,哼了一声后,他说道,「那还算他有些担当,我还以为他会跟你透露。」

    「什么意思?您……知道什么?」

    「这次,是我让他来的。」电话那边的人说道,「而且是我拿着你威胁他来的。」

    尤生回到X城的那天正好是除夕。

    海蓝去了一趟超市。

    一手推着婴儿车,另一只手提着东西。

    在进入单元楼时,正好看见前方的人将门打开。

    「等一下!」

    她立即喊了一声,刚准备冲上去时,对方的手已经抵在了玻璃门上。

    然后,海蓝才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他瘦了许多。

    头发也短了,额角处有一道新伤痕,虽然已经长好,但伤势依旧狰狞。

    海蓝的脚步顿时停住。

    直到他走到她面前,将她手上的东西提了过去。

    「怎么买这么多?」他低声说道,「现在超市不是可以送货上门?」

    听见他的声音,海蓝这才算回过神。

    然后,她咬紧了牙齿,「现在大过年的,谁给你送货上门?」

    「那你怎么买这么多?」

    「过年不用吃饭吗?」

    尤生不说话了,只默默侧开身体,让她推着孩子先进。

    海蓝也没有跟他多说什么,自己低着头往前。

    尤生就跟在她的身后。

    海蓝注意到了他那鼓鼓囊囊的背包,似乎比他走的时候多了不少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