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正说着,阿姨已经做好了饭,文远墨敲门进来,喊她们出去吃饭,同时给了李苏一个眼神,示意她放心。

    饭桌上,文远墨不停的劝陈可喝酒,陈可忙摆着双手说自己不会喝,可是一顿饭下来,反倒是文远墨喝多了。

    陈可有些不好意思,李苏却挥挥手,“没事。只是本来还打算让远墨开车送你回去的,如今他酒喝多了,不能开车。只能让你一个打车走了。”

    “不用客气的阿姨,我打车就行了。”陈可急道。

    “那好,我也不多留你了,你路上小心点啊。到家了给采尔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啊。”李苏笑道,小伙子,我这个中国好丈母娘可是给你指了明路了,你可要抓住机会啊!

    陈可一走,原本趴在沙发上装死人的文远墨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走了?”

    李苏和文采尔被吓了一跳,“你不是喝醉了吗?”

    “谁喝醉了?我是装的,我酒量不如他,难道演技也不如他吗?”文远墨得意洋洋的说道。

    “那你这浑身的酒味。”李苏捂着鼻子说道。

    “我那是把装作喝酒,其实把酒都倒在身上了。”文远墨眉飞色舞的说道,“不过这个陈可可以啊,酒量还真不错!”

    “远墨,你怎么能这样呢,人家第一次上门。”文采尔蹙眉说道。

    “我怎么了,我这是替你考验他呢。不过妈,姐,这个陈可还不错,可以考虑。我都打听清楚了,他呢,今年二十八岁,js省人,家境还可以。本人呢,是做it的,年收入二十万朝上,年初刚买了房,目前正在还贷。有车,车是全款。明儿,我再找朋友仔细打听一下,看看他人品怎么样!”文远墨滔滔不绝的说道。

    文采尔目瞪口呆,这哪跟哪啊!当她看到李苏坐下来和文远墨继续就这个问题深入交流之后,文采尔无奈了,她开始反思,自己这么多年没谈过恋爱是不是让家里人担心坏了,以至于她带个男人回家,就以为他们在恋爱。

    这也太离谱了吧!

    文采尔单脚回了自己房间,想了想,觉得好笑,拿起手机给苏沁雅发了个微信。

    苏沁雅此时正面无表情的听着手机里苏沁雪的哭诉,说她和唐盛烜目前状况有多艰难,说她需要自己的帮助云云。

    苏沁雪心中冷笑,果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她苏沁雪和唐盛烜现如今有什么不好的?唐家老太太活着的时候,和苏家一起,为唐盛烜争取了多少东西,公司的股权、管理权等等!唐老太太的私产不也全给了唐盛烜吗?这难道还不够吗?恨不得唐家所有的财富都属于他一个人吗?

    唐盛烜真是鬼迷了心窍,为了争夺财产,想出这样的主意,也够无耻的。而堂姐也疯了,答应了这样的条件不说,居然还将主意打到了自己身边人的身上!他们夫妻的事,为何要牵扯到旁人。真想要个儿子,去国外找个代孕就是了。他们倒好,看上了采尔!

    这对夫妻俩,可真够无耻的。

    苏沁雅垂下双眼,她知道,唐盛烜和堂姐选中文采尔,理由并不是他们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因为文采尔足够优秀,唐家的继承人需要一个优秀的基因。这或许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因为堂姐发现了自己对文采尔的不同,想借文采尔间接控制自己,好让苏家继续支持她。

    是的,苏沁雅对文采尔有着异样的感情,她小时候被家庭老师猥亵过,所以对男人避之唯恐不及,反而更喜欢和同性在一起。文采尔是待在她身边时间最长的一个人。

    苏沁雪心思龌龊,就以为别人和她一样龌龊。

    自己是喜欢采尔,可她知道,采尔和自己不是一类人,所以自己心里的想法从未让采尔知道。她和采尔之间的相处,完全是朋友。可显然,苏沁雪不是这样认为的。

    苏沁雅放下手机,忽然看到有文采尔的微信,她不顾苏沁雪的喋喋不休,打开了微信,一看,露出一丝笑意。

    文采尔说,“单身久了,随便带了个男人回家,我妈和我弟都以为我们是在谈恋爱。”

    苏沁雅想了想,回了个信息,“别说你妈和你弟弟了,我也会这么认为的。谁啊,多大了,做什么的?”

    “别开玩笑了,我今天碰上抢劫的了,是他帮我抢回了包,我们一起去派出所做笔录,我脚扭伤了,他送我回的家,就留他吃饭了。”

    苏沁雅蹙眉,见苏沁雪还在喋喋不休,直接说了句,“姐,我还有事,先挂了。”然后拨通了文采尔的号码。

    “怎么回事?怎么碰上抢劫的了?”苏沁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

    文采尔笑着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别担心,我没什么事,就是脚扭伤了。”

    苏沁雅一听就知道那个试图献殷勤的男人是唐盛烜,见文采尔没有上当,她稍稍放心了,“没事就好。这个陈可,我听着人品还不错,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你得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