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下连卫玥儿都觉得不对劲了,她一把拉过江山,“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梅丽,你不觉得你这样楚楚可怜的看着别人的老公,是很不好的行为吗?”

    梅丽没有理会卫玥儿,只看向江山,“江山,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才来找你的,只是我没想到,你变了,变得这么无情冷酷。好吧,是我打扰你了。再见!”今天是她失策了,江山他妈很难缠,她应该私下里找江山的。这样的话,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的局面。真该死!

    说完转身就走。

    李苏拦住她,“姑娘,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先不说我很怀疑你说的话的真实性,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十八万啊,不是个小数目啊,那是我儿子一年多的工资啊。凭什么你走投无路了,我儿子就要义不容辞的借你十八万!难道我儿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我儿子是结了婚的人了,他要对他的妻子,对他的家庭负责,别说他没有这么多钱,就是有,也没这个义务啊!哦,不借你钱就是冷酷无情吗?你未免也太理所当然了吧!别说你们只是普通同学,哪怕你们曾经是男女朋友,我儿子也没这个义务吧!”

    不得不说,李苏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最起码围观的那些人听了,一个个都若有所思起来。是啊,别说是普通同学,哪怕是情侣亲人之间,张口就要十八万,也不合适吧!

    “阿姨说得对,我就看不惯你们这绿茶婊,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动辄就无情冷酷,切!”人群中一个女孩不屑的说道。

    “就是!脸真大呢!”

    梅丽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咬着嘴唇,恶狠狠的瞪着李苏,“你别逼我!”

    “我怎么逼你了?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我可什么都没做啊!”李苏无所谓的说道。

    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让梅丽很是羞恼,她脸色变幻,最后还是低着头一言不发,跑了。围观的人见没热闹可看了,也纷纷散了。

    李苏看着梅丽的背影,摇摇头,“现在的女孩子哦,真是,满嘴谎言。先不说她说的到底是真的假的,就算她说的是真的,难道她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玥儿,我记得上次见面的时候,她背的一个包,你也有一个,多少钱来着?”

    卫玥儿认真回想了一下,然后说道,“那天,她穿的衣服是香奈儿的,虽然不是当季新款,但也要一万多一件,背的包是lv的,也要一两万,鞋是迪奥的,大概也要□□千吧!哦,还有,她今天穿的裙子,虽然看着简单,但是香奈儿的,也要□□千。”

    江山听着目瞪口呆,真的假的,他怎么看不出来。

    “听听,光这些衣服鞋子,就好几万了。真那么缺钱,怎么不卖了还钱啊!我看啊,她就是居心叵测,骗骗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男人!你以后离她远点。”李苏说道。

    “或许是高仿的呢。”江山尴尬的说道,虽然他知道,这不大可能。

    “怎么会?真的假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绝对是真的。”卫玥儿斩钉截铁的说道。“听妈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她居心叵测,老公,你不许搭理她!”

    “好,听你的,不搭理她!”江山笑了,搂着卫玥儿,“走吧,不是说给妈买衣服吗?”

    卫玥儿哼了一声,挣开江山的手,跑到李苏身边,挎着李苏的手,甜甜的说,“妈,我们走吧。”

    江山无奈的笑了,紧跟了上去。

    梅丽其实并未跑远,她躲在一棵大树下,正嫉恨的看着这一幕!那个死老太婆,对卫玥儿那般谄媚,对自己却是这样一幅面孔!不就是因为卫家有权有势吗?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梅丽双手的指甲狠狠的抓着树皮,内心的屈辱和愤怒让她忘记了疼痛,等她反应过来时,花了几百块钱做的美甲已经不能看了。

    梅丽心疼的看着一双手,不行,她不能就这么算了。今日受到的屈辱,她一定会报复的。原本她只想着当个衣食无忧的地下情人,可如今,她改变主意了。卫玥儿,你不是仗着有钱有势就趾高气昂吗?我要把你所拥有的一切都夺回来!我要笑着看你哭!

    至于那个老妖婆,目前自己是不能拿她怎么办?毕竟和江山在一起的那三年,她深深的知道,江山有多孝顺他妈妈。说不定自己要顺利上位,少不了他妈妈的帮助。哼,风水轮流转,总有一天自己会收拾她的!

    梅丽冷静下来,开始思索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其实她说的话一半真一半假,她弟弟是要结婚了,女方也的确要十八万的彩礼。可是自从她上了大学之后,就完全和家里断了联系。她爸妈在她两个姐姐那里弄不到钱,如今正疯了似的到处找她呢!这些都是她的老乡悄悄告诉她的。之前之所以和江山那么说,不过是随口找的理由和借口,顺便博取同情而已。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暂时蛰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