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方恬用力吸了一口气,果然嗅见一缕淡雅香味,那香味与她而言再熟悉不过,正是因此她才会忽略。

    那是她提炼出来的兰花精油的香味,连日来她总把自己关在木屋里边研究香水的配制比例,想必是那些不经意间沾染上的。

    “夫人,那香味确实是我身上的香味,不过它并非香粉味道,而是香水味。”

    白夫人身份尊贵,养尊处优多年,什么样的水粉胭脂香料没见过?但是方恬口中所说的香水还是头回听见,乍听得着新奇物事,她眼睛一亮:“这香水又是什么,香料兑入清水合成的东西吗,在何处买得?”

    女人对于胭脂水粉一类 的东西果然十分敏感,不论是古代人还是现代人,方恬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并不显山露水,恭恭敬敬道:“回禀夫人,香水并不是香料兑入清水便能做成的,它需要一些配方制作,就好像制作香料那样。”

    方恬站直身子,眉眼间有些骄傲道:“这香水目前还没有哪里可以买到。”

    “哦?那方姑娘身上的香水味又是从何而来的?”

    “这是我自己研究出法子,然后亲自动手做成的,不过还是个半成品,还没有做出来成品,所以市面上买不到。”

    白夫人对方恬口中的香水显然十分感兴趣,她看着方恬,眼眸中倒映出她的身影。

    自己离开京都,原先只是想着回家祭祖,回程路途上听说无名寺中天降异象,而且自己那位久不相见的侄子也来到了这座小镇,她才改变心思,专程过来。

    没想到这偏僻的小镇上,这山野乡村中一位身世平凡的小姑娘竟然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惊喜。

    她很喜欢这香水味,尤其喜欢它的独一无二,既然它还未研制成功,那么京城里那些个贵妇人肯定没有见过这种别致玩意儿,自己要是起头用上这香水,想必收获到许多惊艳目光。

    白夫人越想,越觉得事情有趣:“姑娘真是心灵手巧,这香水味闻起来像是兰花花香,不知道它的原料可否是兰花?”

    方恬点头回到:“正是。”

    白夫人方才的神情都落在方恬眼中,她觉得自己的机会好像来了,白夫人身份尊贵,想必在京城中认识不少身份同样尊贵的夫人,这香水的市场本来就该面向她们。

    方恬心念一动,笑道:“夫人好像很是喜欢这香水味。”

    “因为它别致,而且我生平最爱兰花花香,淡雅好闻,而且我还听说兰花花香可以陶冶人的心性,更有令人舒心愉悦的功效。”

    白夫人这通称赞,方恬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她口中的意思,目光真挚道:“夫人如此喜欢,是小女子之幸,香水过两日便能够配制完成,到时候倘若夫人还在此地,我亲自送夫人一瓶。”

    “那就多谢方姑娘了。”白夫人笑着说道。

    她身侧的婢女觉得事情不太妥当,附耳提醒道:“夫人,我们明日就要启程,日子已经定好了的。”

    白夫人蹙眉瞪了她一眼,她连忙噤声退回原处。

    女人对于香料之类的东西总有一些执着在,纵然是白夫人这般身份尊贵的人,也不例外。她脸上挂着笑,心想为了那别致的东西,耽误两三日行程又如何?

    书房中熏香缓缓自铜炉中升腾而起,渐而弥散满室。

    一片静寂里,赵笙透过半掩的门缝,瞧见自家兄长此时此刻正端端正正坐在书案之前,手捧着一卷书在读,时不时提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有婢女端着热茶缓缓向书房的方向走来,瞧见小公子赵笙正透过门缝往里边打量,面露诧异,压低声音道:“小公子,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可把赵笙给吓了一跳,手一抖推了门,于是木门发出一阵响声。

    赵笙不似兄长沉稳,由于多年被家人庇护,他仍是小孩子脾气,被吓着了,颇为恼怒,正要问罪,忽然听见门里传出来一道声音。

    “明明是你自己要在外面偷看,人家前来送茶,你挡了道,好心好意提醒你一句,你怎么能怪罪到她头上?”

    赵笙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自家那位不言苟笑的兄长。他接过婢女手中的茶,亲自给赵祁送进去。

    赵祁的目光从书卷里抬起来,落到自家弟弟身上。

    赵笙知道他想问什么,连忙说道:“不是我偷懒不去上课,是先生听说了无名寺的异象,兴冲冲的跑去观赏,所以我现在才会家里。先生临走之前留了功课的,我等会儿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