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陛下,您怎么了?”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脸色露笑,神色颇小心的问道。

    在三万余年前,硕大的顾氏皇朝正式辟立,而今正是其最最鼎盛之时,青年代表邻海远渡而来的使臣,今天好不容易见到顾皇一面,正与其相谈甚欢呢,顾皇却忽然闭目养神了片刻。

    顾皇坐在檀红色的玉座上,看向下面的使者青年。

    这青年倒也算俊杰,看起来年纪不大,实际上已经有丹境的修为了,还是自己今天特意召见过来,想要测测他的品行呢。

    最近顾皇很忧虑啊,自己生了个女儿,长得出落乖巧,偏偏这么大了迟迟没个道侣……

    顾皇看着青年,巍然展笑,问道:“我听说,你们带了很多东西来拜见本皇。我有这么大的威名,连遥远又尊贵的暗蒂海国都要遣使者过来?”

    青年赶紧伸手摇头,顾皇这话太客气了,遥远是遥远,尊贵可万万谈不上,再尊贵也是对那些小地域尊贵,哪敢跑来顾氏皇朝撒傲性子。

    眼前这个顾皇,仅仅花了两千年就把上一个皇朝完全打翻了重建,这种恐怖的事情,何止叫威震四海啊!

    青年谦卑的道:“陛下太谦虚了,我们海国也就是一小地方,近些年想要到陆地临近的地界发展,可不得不向陛下您请安。”

    顾皇整个国度坐落在海岸不远,暗蒂海国又确实算是周围大片海疆中最大的一个国度,青年使者话里的“海国”,其实有意指周遭整片海域诸国的深意,顾皇自然听得懂这点,不过这种大事情顾皇又不会跟青年这个跟来长见识的小家伙谈,顾皇今天唤他过来,与国事根本无关。

    看着青年有些紧张局促,顾皇笑道:“你们海国送来的东西贡礼,你可记得住?”

    青年一愣,点点头,他自然记得。

    顾皇挥手便赐了他个座处,又道:“我历来听闻沧海茫茫,古承久远,那这些礼物里,有几样是数万年,数十万都不会腐朽的?”

    青年顿时被顾皇这奇怪的问题问住了。数万年,乃至于数十万都不腐朽?虽说他们海国以海为生,海里的某些珍宝是能保存很久,可这么漫长的时光,未免也……

    青年寻思了一番,遭了,这次带给顾皇的礼物里没有这种东西啊!难道顾皇喜欢这一类的宝物?失策,失策呀!

    青年一咬牙,硬着头皮道:“……有,有几样!”

    顾皇闻言来了兴趣,“哦?”

    青年便报道:“万载海光夜明珠,十三宝琉璃海玉,海渊乌龙的龙心,还有,还有整整一方从灵王沟中取出的灵腐宝土!此四样,皆可万载乃至数十万载不朽!”

    今天晚上他就遣人回海国去拿!

    顾皇哈哈大笑,听起来似乎都是好东西啊。

    青年在下面僵硬的赔笑道:“陛下你觉得怎样?”

    顾皇当然满意了,他也就随口一问,没想到还真有,这和白捡有什么区别?

    顾皇道:“倒都是好宝物,你们有心。”

    青年松了一口气,这些宝物虽然珍贵,可能让顾皇开放国度的海岸线,这些付出也就不值一提了,“小国雅物而已,能让顾皇觉得好,也算我们的荣幸。”

    顾皇打断他的恭维,瞧了这半天了,顾皇其实心里早觉得这个海国的帝子挺讨人喜欢,品性也不错,聪明归聪明,不是什么阴险狡诈之辈。

    顾皇道:“暗蒂海国二帝子映,本皇问你,你如今可有妻妾在身?”

    映,就是青年在海国中的名号,也就是名字。

    青年被顾皇突入起来的话问得发呆,什么?有无妻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