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13

        夏桐给林睿诚不停使眼色,他只当没看见。

        到了这地步,刘娟再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是傻了。

        她忙笑起来:“不麻烦,晚上睡这儿都成,家里有地方。”

        林睿诚笑说:“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夏桐:“……”

        是真没想过他能这么直接。

        一进门刘娟就开始忙忙叨叨准备晚饭。

        她自己弄习惯了,身边有人帮忙反而嫌慢,把夏桐和林睿诚都赶出去。

        林睿诚站在厨房门口,笑说:“那您别弄的太麻烦,就咱们三,简单吃点就成。”

        刘娟说好,又吩咐夏桐好好招呼人家。

        两人回沙发坐着看电视。

        林睿诚抬眸打量一眼房间。

        一个小两居的老房子,二楼,被打理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

        因为算是南城中心,买的时候小七百万,一点也不便宜,好在周围便利,什么都很方便,刘娟自己在这住夏桐也放心。

        夏桐垂头,等他打量完。

        片刻后,林睿诚含笑觑她一眼:“怎么回事儿?没听见咱妈的话,让你好好招呼我呢。”

        说话时顺手轻抬她下巴尖。

        夏桐无语片刻,还是起身给她倒了杯水。

        他嫌白水喝起来寡淡,“啧”一声起身,“算了,自己家我也不客气了。”

        夏桐:“……”

        自行找到茶具,折腾一番,泡了壶茶,还递给夏桐一茶碗。

        他是真自来熟,任何场景都能游刃有余。

        夏桐渐渐放松下来。

        虽说只有三个人,但毕竟是林睿诚第一次上门拜访,刘娟不可能弄的过于简单。

        六菜一汤最基本的,还有林睿诚随口一提的槐花菜。

        林睿诚诧异问:“这时节还有槐花?”

        刘娟微笑说:“之前烫了冻在冰箱里保存的,最后一把了,你有口福。”

        林睿诚:“那也是托您的福。”

        不知道是不是所谓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刘娟很快就对林睿诚态度热络起来,夏桐觉得神奇,刘娟明明是那么一个内向、不善言谈的人。

        吃完饭,刘娟又要起身去洗碗,这回给林睿诚拦住了:“您休息,厨房交给我们吧。”

        刘娟:“哪能让你做这个。”

        林睿诚声音里始终蕴着三分笑意:“一点小事,有什么不能做,这不还有阿木帮我。”

        洗完碗,三人又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聊天。

        刘娟一向十点就要睡,早早去洗了澡先回房休息。

        客厅里就只剩二人。

        清冷的月色透过窗户洒进来。

        夏桐起身拉上客厅窗帘,问林睿诚:“你要去洗澡吗?”

        一回头,林睿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她身后。

        他肆意地伸手勾住她腰,轻轻一扯,将她带进怀里:“好啊,晚上跟我一起睡?”

        夏桐推他:“你别闹,我妈在呢。”

        他混不吝的语气:“怕什么,妈是过来人,什么不知道。”

        夏桐哪儿敢,把他往浴室里推:“你快去。”

        这时响起敲门声。

        夏桐忙去开门,是小向。

        他手里拿着大包小包,是林睿诚提前准备的上门礼物,还有他两件换洗的衣服。

        夏桐接过来道谢,又说林睿诚,大晚上的让人家跑腿。

        林睿诚笑说这算什么,陆慎可比他过分多了,你不知道平鹏过的是什么日子,又说:“我又没带睡衣,总不能什么都不穿吧?我倒是不介意……”

        他嘴里不知还要吐出什么乱七八糟的。

        夏桐立刻捂住耳朵,拒绝再听。

        两人先后洗完澡,又窝在沙发里抱一会儿。

        这么多天都在一起,一下子分开倒有点舍不得。

        林睿诚捏一捏她腰,在她耳边呵气:“真不跟我一起睡啊?”

        可怜兮兮的语气。

        夏桐有些不忍心,小声说:“过几天就一起去度假了。”

        林睿诚漫不经心地“嗯”一声,低头吻下来。

        他声音也低,“那给我占点便宜。”

        夏桐推开他起来时,脸红透了,怀疑声音屋里都能听到。

        他真是太过分也太大胆了——这叫一点儿便宜?

        她气呼呼地说要睡,走到刘娟门口去拧门把手的时候,却忽地发现刘娟锁了门。

        “……”

        林睿诚笑出声来,低沉的嗓音、幸灾乐祸的语气:“我丈母娘这么善解人意,看来她很喜欢我啊,倒也不用陆慎再帮我说什么好话了。”

        于是主动过来拉她,“那把刚才没做完的事情去你房间里做完吧。”

        夏桐:“……”

        她是真不敢。

        毕竟跟母亲的房间就隔一道墙。

        林睿诚半诱哄半乞求,缠着夏桐。

        他缠起人来真是要命,夏桐最后没办法,只得勉为其难跟他进了浴室,借水声掩盖暧昧的声音。

        结束后,他一脸餍足地抱着她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林睿诚留到第二天吃过午饭才告辞。

        临别时拿出礼物给刘姨:“妈您收着,我这人肆意惯了,头一次上门,礼数不周之处还请您见谅。”

        夏桐脸一红。

        不知是为他口中的“妈”,“肆意”,还是“礼数不周”。

        刘娟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套羊脂玉的镯子和项链,毫无瑕疵的奶白色,泛着淡淡的光泽。

        她一惊:“这太贵重了——”

        林睿诚看夏桐一眼。

        夏桐说:“您拿着吧,没关系的。”

        刘娟这才接下来,却仍然有些震惊。

        林睿诚温声说:“您要是同意的话,我们想着过了年就找个日子,把婚礼办了,毕竟我年龄也不小了。”

        刘娟说只要阿木愿意,她自然没话说。

        又笑说,“你都开口喊妈了,我能说不吗?”

        夏桐把林睿诚送下楼,完完全全被他的效率震惊了。

        她问:“婚礼的事儿你都没跟我商量诶?!”

        林睿诚站在车门口,莫出支烟点上,抽了口,笑说:“这不是先征得妈的同意,再好好跟你商量。”

        他宠溺的语气,“都你说了算。”

        夏桐看他:“你怎么知道我愿意?”

        他抬一抬手上戒指,很得意:“这不你都求婚了。”

        “……”

        夏桐真是无话可说。

        林睿诚只抽了两口就把烟碾灭,扔进不远处垃圾桶里,又走回来捏一捏她腰:“酒店等你,再亲我一下。”

        夏桐余光看周围没人,凑过去轻轻亲他一下,林睿诚才开车走了。

        她一抬头,发现母亲正好在落地窗前站着,含笑看她。

        她一时尴尬,红着脸上了楼,也没跟母亲打招呼,直接躲进卧室,从行李箱中拿出林睿诚最早的那部诺基亚手机,充电开机。

        还是按键手机。

        她用起来稍微有些不习惯,费劲解锁后,进了短信收件箱。

        之前在剧组忙着拍戏,而且很难当着林睿诚的面去看他过往的短信,仿佛查岗似的。

        直到这时才有机会去了解他当年的生活。

        她躺好,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姿势。

        往下按,最开始几条几乎都是她发来的短信。

        阿木:【我今晚住宿舍喔,明天要早起上课。晚安啦~】

        阿木:【你流氓!】

        阿木:【我没事了呢,不痛了。】

        大部分短信她都不记得当时的场景,于是又打开发件箱——都是林睿诚发给她的消息。

        【故意的吧你,你怎么总抛下我,小没良心的。】

        【那今晚继续?我意犹未尽。】

        【宝贝,还疼不疼呢?】

        难怪他会说发给她的短信不知比发给别人的暧昧多少。

        夏桐看得浑身不自觉发烫,过往的记忆片段似乎也被唤醒。

        一条条往下翻,仿佛回到了当初的那段大学时光。

        除了每周周五早上那节课,只要他在南城,她一定会陪他一起睡。

        大学时在那个小屋里,真是被他折腾得够呛。

        他身上本就带着股天生的吸引她的懒散和轻微的成熟气质,再加上他兴致上来后缠人的那股子劲儿,她是真的拒绝不了。

        也一起逛超市,回去做顿饭,大多数时候都是她动手,他公子哥儿似的坐在旁边等,散漫地笑着夸她贤惠。

        经常碰到附近大学女生跟他要手机号码,他逗人小姑娘一句“怎么办,有女朋友了,愿意当第三者的话倒可以加”。

        他向来不着调的这股子劲儿也让她着迷。

        她只笑一笑,也从没想着去更正他。

        后来真碰见一个当场说愿意的。

        他顿时脸上几分愕然,愣了片刻才想起回人家小姑娘:“不好意思,我不愿意。”

        那小姑娘愤愤骂他:“耍人玩有意思吗?”

        他回来还挺委屈地跟她说:“今天被人骂了。”

        她听完故事,说他活该。

        偶尔也有不知名的手机号码短信进来——大多是表白不求后果的,他也从不回,也懒得删,只当没看见。

        夏桐一直看到晚上11点,林睿诚给她打来电话,不耐烦的语气:“你做什么呢?怎么半天不理人?”

        夏桐这才后知后觉地拿起手机,发现他大约两小时前发了条微信过来,问她什么时候去陪他。

        她很轻地笑了声:“你怎么这么霸道,我才回家多久?”

        林睿诚刚要说话,又听见她很软的一声,“你想我啦?宝贝你怎么这么缠人。”

        他“哼”一声,算是默认他这毛病,“你第一天知道?”

        夏桐说:“倒不是,大学那会儿就发现了。”

        她看了眼日期,说再陪母亲两天,后天就去找他。

        林睿诚勉强满意:“那我就安排私人飞机了,带你去岛上度假。”

        这事自然不用她操心。

        她点头说好。

        两人忽然一时都没说话。

        只有细微的电流声。

        几秒后,夏桐打破沉寂,低声说:“在看你的手机呢,刚看到苏绮丽给你发的短信,问方不方便去你那里坐一坐。你回人家改天呢。”

        林睿诚笑了声,低沉柔和的声音:“哪儿来的改天?我碰你的时候挑日子么?”

        夏桐歪着头想一想:“没挑吗?”

        林睿诚补一句:“除了你成年那天。”

        夏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