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不回去吗?”

    明月故作疑问的说道,自己可不能暴露,就当做自己不知道能够压制这位的狂躁症。

    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阶段两人还没建立信任的基础,要是知道了这点,这位都不知道会干什么事情。

    说不定就胡思乱想,想着自己会拿这个把柄威胁他干嘛什么的。

    所以说勒,没必要。

    闫水露出一个心碎的表情,两双亮闪闪的凤眸像是失去了光芒一般黯然微垂,纤长白皙即具有骨感美的大手按住自己的心口,像是被明月这话伤的都呼吸不过来了。

    瘪着嘴,嗅了一下鼻子,眼眸中已经凝聚了泪水,像是要哭出来。

    嘴里还别别扭扭的说。

    “姐姐,你这是要始乱终弃吗?你都摸了人家的手,摸了人家的身体,还抱了人家,人家现在都是你的人了,你竟然还想赶我回家!”

    这一套组合全打下来,是个女人都受不住,明月经历过这么多个世界,也碰见过撒娇的小男宠,但是这位,这种风情,真的没碰见过。

    这哪还忍得住呀,然后连忙上去把人抱进怀里。

    “哎呀,水水不哭不哭,都是姐姐的错,姐姐以后再也不敢这么说了,你就是人家的小心肝。”

    “不嘛,不嘛,人家不叫水水,刚才有人也叫做水水,你叫人家闫闫嘛~”

    明月此刻就跟昏了头的昏君一样,立马点头说好,一边说还一边拍着背。

    “好,好,好,就叫闫闫,不叫水水。”

    闫水听到这话才满足了,用手抱着明月的细腰,满足的蹭了蹭,这才不情不愿的勉强答应。

    “这才好嘛~”

    驾驶位面无表情正在开车的黑衣男人,听见后座这对这么恶心的话,心里差点呕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