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想到了那辆同样坠入峡谷的马车!赶紧四处寻找,又站到高处张望,终于在一块大石后发现了踪迹。

  马自然是死得透透的,马车也四分五裂,木板飞散了一地。柳清欢手脚并用的冲过去,在破碎的车箱里翻找出了一个小包袱,里面是一套青色的小孩衣裳,并一包散碎的糕点。饿极了的他也不管手上满是泥土,抓着糕点就往嘴里填。吃完糕点,又找到一个水囊,总算解了渴。

  吃饱喝足,柳清欢才有闲心开始翻找马车残骸。这辆马车是付夫人所乘,上面的东西自然是精致美观,且一应俱全。

  共清出两副上好料子的被褥,其中一副被划破了好大个口子,另一副倒是完好的。又有两大包各色糕点,虽摔碎了,但因外面的包袱没破,也留存了下来。还有一些珠宝首饰和衣物散落各处,想来是付家母子及黄衫丫鬟的。在一个破碎的木匣子里又翻出几张银票和一些银两,大约几百两,都保存完好。至于其他茶具碗盘灯盏等等,大都破损严重。

  果然天无绝人之路。柳清欢把两副被褥收好,又找出付家小公子的一套衣物比划一下,有点小了,还好他现在瘦得只剩一身排骨,勉强能穿,叠好后和糕点一起塞进了包袱里,想了想,又把那叠轻巧的银票收起来。其他的首饰银两等就没有必要带了,他整理好后塞到一个树洞里。

  弄好这些,他才去处理那具马尸。食物,才是最宝贵的。他把马身上插着的刀拔出来,就用那刀开始割肉,剩下的内脏骨头他现在也没容器处理,直接掘个坑埋掉。只是如今天气炎热,就这么放着,没两天就得长蛆。

  柳清欢琢磨着,在一块大石头上升起一堆火,先把肉切片,再架在火上烤,这样烤起来干得快。

  很快,浓郁的肉香盈满鼻间,柳清欢馋得口水都流了下来,边烤边吃,直吃得嘴角流油肚腹溜圆。

  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总共烤了四五十斤肉干,却还剩下许多。

  柳清欢傻眼,他没想到那马瘦骨嶙峋的,肉却不少,想来瘦死的马也比狗大得多。过了这两三天,即使谷内阴凉,未烤制的马肉也渐渐发臭,心疼得柳清欢恨不得变成铁胃,一下全吃下去才好。

  经历了两三个月的极度饥饿,突然一下多了这么多食物,但又吃不了只能看着发臭,真可谓天意弄人!且即使现有的肉干再加上被褥等物,靠他手提肩扛,如何也拿不动的。

  他把主意打到了那辆摔碎的马车上,那些小的木块在这两天中都变成了柴火,剩下的部分都是比较大的。挑捡出其中最适合的一块木板。这一块应是马车顶部盖子的一部分,三尺见方,成拱形,用来装东西拖着走倒是正好。又找了两根结实的藤蔓缠于木板前方做成背带状,这样他就能轻轻松松地将藤蔓负于两肩拖着走了。

  干完这些,柳清欢终于能歇歇了。他在谷内找到了一条小溪,溪水只有薄薄一层,好在水流不息。扯了块破布,沾着水勉强擦一擦身体。

  当他脱掉那已成布条的衣服时,才发现自己身上哪里还有一块好肉,特别是左肩,跳马车时正好撞在树上,好大一片吓人的青紫。万幸的是没有骨折,不然一只手臂他可不知如何从悬崖中间爬下来。

  擦完,换上那套青色衣裳,挺合身。然后在一块山石上铺好被褥,就着漫天的繁星满足又疲惫地睡去。

  第二天,修整了一夜的柳清欢精神抖擞地将打包好的马肉及被褥等物放到木板上捆好,拖着就走,一路北去。

  连走了七八天,已是一山复一山,进入了横芜山脉的边缘。路上也遇到过几个小村子,只不过村人们都逃避灾荒去了,剩下一间间空屋留在原地,凄凉至极。而越临近横芜山脉,便是荒村野田也都绝迹。

  这天行到半路,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吓得柳清欢连忙顿住脚步。

  抬天看天,要下雨了?可晴空万里,连丝云都没有。接着又一声巨响,却是从山那边传来的。

  柳清欢犹疑半响,不知那面是怎生情景,竟弄出如此惊天地动的动静。在原地徘徊数息,终究没忍住好奇心。

  前面就是山的拐角,柳清欢将肩上的藤条卸下,将木板拖到草丛里放好,这才顺着山根转过去。拂开挡住视线的枝叶,便见在对面山顶上,一青一黄两个身影正打得不可开交。

  那青衣人浑身罩在电光里,仿佛天神般凌空站立,身周一团团的白色雷球,煞是威风。另一个身着黄色衣袍的虬髯大汉相对而言就比较狼狈,操纵着一块巨大的龟甲抵挡着不断袭来的电光。

  两人看来已是打了不短时间,以两人为中心的山头几乎被移为平地。

  又是仙人打架!柳清欢咋舌,虽然离得远,但还是小心地把自己隐藏在茂密的枝叶后边。他可还记得上次那个青衣人一抬手,几十个难民就灰飞烟灭的事。

  而且这两人的服饰跟上次那三人相同,看来这两边的势力就跟大月国和楚月国一样正在进行战争。

  此时场上的情景已发生了变化,只听得虬髯大汉一声大吼,一块巨大的山石就凭空出现在青衣人头顶。

  青衣人连忙扔出一金灿灿的圆环,圆环滴溜溜转动间越涨越大,瞬息飞到大石下方,抵住大石的下落。他身形一闪,人已到了另一处,再一招手,圆环迅速缩小回到手中。只见圆环上裂纹密布,显见是废了。

  大石“砰”地一声砸到地面,震得整个山头都跳动了几下。虬髯大汉冷哼一声,往地上一指,无数的石箭从土里疾射而出。

  青衣人大喝,双手往胸前一合,一团噼啪作响的电球浮现而出,两手一分,电球就幻化成一张纵横交错的电网,将袭来的石箭纷纷笼罩住。

  顿时炸裂声不断传出,场中立时石粉弥漫。

  虬髯大汉正待再掐决,突然猛一回头,龟甲瞬间浮现在自己身后,人也急速退开。

  却还是迟了一步,一道迅疾电光闪过龟甲,直接击中虬髯大汉半边身体,电得他须发蓬张、身体抽搐,猛地砸向地面。而原本他所在的位置,青衣人的身影慢慢浮现而出,手上的动作却不停,雷光闪烁间,一团隐隐带着紫色的光球慢慢凝聚。

  把地面砸了个大坑的虬髯大汉见此,眼中不由露出恐惧的神色,连忙操纵着龟甲覆住自己全身,又一连在自己身上拍了好几张防御符。

  那紫色光球似慢实快地落到龟甲上,却没有爆裂开来,而是像水似的熔入了龟甲,眨眼就将龟甲熔出了个大洞。

  苦苦支撑的虬髯大汉满面焦黑,心里已是一片绝望,今日只怕是凶多吉少!想到这里,几乎咬碎了一嘴的钢牙。

  柳清欢正看得啧啧称奇,这些仙人的手段真是厉害,抬手就是电闪雷鸣惊天动地,心里不由得十分羡慕。

  这时,却见对面山头突然爆出一团白光,然后柳清欢就如被一把铁锤直接拍在面部,“咚”地一声栽倒在地!